青言。

=软糖

无关痛痒之事,信口开河后再也无法挽回。

(风淮)Look

ooc预警

秦风眨了眨眼。睡眠浅加上差到极点的条件让他有点犯困。他把手往把手上一搁,撑着下巴勉勉强强打着精神。
公交车缓慢的晃动,婴儿床的微微摇晃。他的眼前好像出现千万场景,又好像什么都是虚幻。

他垂眼看着自己的脚尖,心里暗暗把自己不久前托kiko送来的资料内容又过了一遍。然后便是几欲放任自己去睡。

“...请您让一下。”

少年人独有的声线。礼貌的话语让他突然从一片黑暗中起身挣脱,他清醒了些,愣愣的往座位里缩了缩给对方让地方。秦风微微侧了头悄悄打量他,试着在不引起对方注意的极小范围里瞧瞧他。算是给自己找了点事情做。

他瞥见了包裹在蓝白的宽大校服里的有趣灵魂,是毫不掩饰的,外露的。张扬却又不让人意外。秦风承认自己没有什么文学细胞,他说不清那种感觉。少年像风,像天鹅,像孤高的白鹤。不知道为什么,但他就是知道,知道不屈的灵魂和永远不会弯曲的背。大概是自己的动作太大了,对方发觉了自己正盯着他看,就转过身来。振华的校牌晃荡着,微微反光,像秦风展示那如本人一样的干净名字。

“余淮。”

他记得自己刚刚分明是说过孤高的,但对上少年的眼睛时,那人便是露出虎牙弯了眉眼。秦风说不清是不是自己先笑的。他只是突然忆起酷暑吃西瓜心和第一口冰棍的感觉。*他似乎是要腾空了,像一只无足鸟,带着全世界的颜色凯旋而归。

而我自己却是无色的。病入膏肓者自顾自说着,背后是五彩斑斓的黑。

秦风一向是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,最多最多的就是互相欣赏。*或许是从未经历过的缘故,真正的恋爱于他太远,远到拖累又无用。

他只是在对方开口问的时候回答了而已。话语着急的像是来不及等最后几秒的红绿灯,就向着马路对面的人飞奔过去一样。

“秦、秦风。”

评论 ( 3 )
热度 ( 29 )

© 青言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