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言。

=软糖

无关痛痒之事,信口开河后再也无法挽回。

那是什么啊。像指间透过的沙,飘散在空中消失啦。
记忆中她很美啊,但现在她去哪儿啦。

“不回来啦。”

那双眼睛里面有什么吗。就是一篇断断续续的蓝色,艳丽的像是廉价模特眼角珠光宝气的眼影色一般。没有什么特别的,不像是玫瑰带着骄傲的荆棘刺,也不会有偶像剧中主角的背景音乐,连带飞鸟恰恰飞过天空时留下的绚烂痕迹。

只是像水一样吧。她想。就是水,可以随随便便地流到任意地方。但是为什么还没有流经我的心呢。如果她愿意的话,可以把一切都给她。
看啊。它已经为你彻底干涸了。

你喜不喜欢我啊。
没关系,我不需要你给我任何东西。你不必表现出你的关心,不需要想着我,没义务为了我做什么事情。只要帮我拿着这颗心脏就好啦。
只要我喜欢你就可以了吧。回应是根本不敢奢求的事情。

“放心好啦。我已经死心了。”
真的。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 )

© 青言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