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言。

=软糖

无关痛痒之事,信口开河后再也无法挽回。

...我确实没怎么见过世面。

大概半夜就是用来给人胡思乱想的,我脑子很糊,依稀想着与你初见也是半夜,分别也是半夜。齿轮转了半天不再动了,卡在那里不上不下的令人尴尬,像极了某种感情。

我也确实不了解你。不清楚从哪来到哪去,或许算是有某种感情在中间支撑我靠近你,试图与你依存。又或许什么都没有,没有询问,没有了解,没有共享。你好像没来过我的小世界,又好像已经在春天来之前用语言作种子为我种下一串串花。

此时我低头,瞅见哪本原先买了的青春疼痛文学躺在我新购置的书架上。旧碰新,俗碰雅,那日我碰见你。突然就发疯一般的困起来,我揉揉鼻尖,深吸一口气时眼睛都疼痛的要命。这时候才好像依稀有点印象,头天我只睡了两个小时。

闭上眼。我看见民国旧上海滩奢靡的夜,那种飘飘忽忽在梦中的感觉我见过许多次,虽然稚嫩文笔不足以表达出。在答应赠与你的架空文中,我千万遍肖想那个时代。我看见他挑挑眉毛,整个上海滩的灯火都仿佛因此柔了三分似的。而后他从口袋里掏出随处可见的便宜到不能再便宜的那种薄荷烟,垂头凑近火机点了,吸进一口再缓缓渡入对方嘴中。没能吞咽下的烟雾便在空中四散开了,藏进了舞厅摇晃着的音乐中。

我说不清楚现在是什么感觉。好像是麻木着又带点涩涩的味道。我想追上你道别,说清楚你于我的价值和我对你的欣赏。最终还是原地抱着膝盖蹲下。我唯恐什么动作唐突了你。

不明不白留着遗憾的分别总归是不令人喜爱的。我还在这里等着你回来,等你履行假期一起狗的诺言。我想这次我大概会抓的稍紧些,会扣着你的手腕在你额间落下仓促一吻然后告诉你。

此吻予你,我的美人。

@超丝滑牛奶巧克力

评论 ( 2 )
热度 ( 3 )

© 青言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